高志航:第一个击落侵华日军战机的中国飞行员

11月21日,一个看似普通的日子,而回溯历史长河,却有太多值得铭记的事儿和人在这一天发生。

高志航,第一个击落日军敌机的中国飞行员,牺牲时双手还紧握着飞机的操纵杆。

墨索里尼在看过他的飞行表演后说:“像你这样出色的飞行员,在整个欧洲,也只能找到一两个。”

日军飞行员对他又恨又怕,连发誓时都说:“我要是做了亏心事,出门就碰上高志航!”

80年前的今天,是高志航为国牺牲的日子,时年仅30岁,让我们一起缅怀他。

1937,一个永远让中华民族刻骨铭心的年份,“七七事变”拉开了中华民族全面抗战的序幕。

是年11月21日,日军战机轰炸河南周家口机场。一位飞行员迅速到达战位,准备升空迎敌。

然而战鹰还未凌空,就被日军的战火吞没,飞行员牺牲时,双手还紧握着飞机的操纵杆。他叫高志航,时年30岁。

高志航身着军装英姿飒爽。

“志航”并非父母为他取的名字。高志航原名高铭久,出生于贫苦家庭,是家中长子。少年时毅然投笔从戎,求学于东北陆军军官教育班。

东北军扩建空军后,他以“志航”二字明志,赴法学习飞行。这个矢志航空的少年当时一定不会想到,他的飞航轨迹会给中国空战史留下光辉的一笔。

1937年8月13日,淞沪会战爆发。日军计划空袭杭州、南昌、虹桥等几个中国机场。

谁说中国军人不堪一战?当时正值台风过境,中国空军主动出击,轰炸了日军的指挥所、弹药库、码头等重要军事目标。日军大为光火,长谷川清(时任日本海军第三舰队司令)急令驻台北的18架“九六式”陆上攻击机于8月14日下午出动,空袭杭州笕桥机场,企图摧毁中国空军力量和机场设备。

高志航率队驾驶战机起飞与日军在空中厮杀。这一交手,高志航便给日军一个下马威,子弹准确命中了敌机右翼主油箱,这架敌机“幸运”地成为了被中国空军击落的第一架战机。不到30分钟,日军便有3架战机甩着黑烟,倒栽葱一样与地面来了个“亲密接触”。而高志航率领的中国空军第4大队仅1架轻伤。

美术作品还原“八一四”空战激烈场面。

“八一四”空战告捷,打破了“日本空军不可战胜”的谎言。为纪念首次空战胜利,南京国民政府将8月14日这一天定为“空军节”。

“志航队,飞将军!怒目裂,血沸腾!振臂高呼鼓翼升,群英奋起如流星……”这首“八一四”空战纪念歌曲响遏行云。第4航空大队更名为“志航大队”,成为中国空军一张靓丽的名片,更化作制胜天空的决战王牌。

美术作品还原“八一四”空战场景。

在淞沪会战和南京保卫战中,天空成为了高志航的“狩猎场”,他与战友共击落敌机230架,击毙敌飞行员327名。日军飞行员对高志航又恨又怕,连发誓时都说:“我要是做了亏心事,出门就碰上高志航!”

美术作品还原高志航驾机杀敌的英勇画面。

谁能想到,这个技艺精湛的飞天英雄居然身有残疾。曾经一次演习,因机械故障,他的右腿被弹出的操纵杆打断。经过两次手术,高志航的右腿比原来短了一分,但他对自身驾驶技术的要求更严格了十分。当时飞机构造简陋,飞行员没有玻璃罩包裹,整个身体都露在外面,每次飞行都是在挑战生理极限。然而越艰难,高志航志弥坚。

那是一个积贫积弱的年代,但那个年代的中国人依然有着铮铮铁骨。1935年,高志航奉命去意大利考察空中驱逐技术并购买飞机。

墨索里尼在看过他的飞行表演后不停称赞:“像你这样出色的飞行员,在意大利,不,在整个欧洲,也只能找到一两个。希望你留在意大利,我将给你最高的酬金和最好的职位。”

高志航给出的回答是:“我的职位在中国,我只愿做一名中国军人!”意大利军火商向高志航行贿,企图推销那些性能落后的“老古董”,高志航断然拒绝。最终他不辱使命,从美国购回100架“霍克式”驱逐机。

“霍克式”驱逐机。

生活中平易近人的高志航御下极严,他常对部下说:“空中作战,决胜负于俄倾之间,如不于平时养成守纪律服从命令之习惯,则临阵之际有如散鸦,何以作战?”

他处理事情严谨细致,曾对军需人员说:“经费手续及一切应办事项,必须每日清理。因为空中作战,随时随地可能牺牲,假如一旦发生不测之事,则一切经办事项将不免于一塌糊涂,那就对不起我们担负的职务,也就是对不起国家。”

高志航与同学合影,前排右二为高志航。

猛将麾下无弱兵,他培养了一大批优秀飞行员。刘粹刚、柳哲生、董明德等师承高志航的空战英雄名噪一时。他的另一学生刘善本于1946年6月驾机飞抵延安,开创了国民党空军驾机起义之先河,为新中国空军的建设作出了贡献。

高志航的学生刘善本。

只恨胡马杀不尽,一腔碧血撒苍穹。

1937年11月22日,高志航追悼会在汉口举行,国民政府追授其少将军衔,汉口上万群众自发上街致哀。蒋介石悲痛地说:“我们宁愿损失一百架飞机,也不愿失去一个高志航。”

周恩来在参加追悼会时,哀伤之情溢于言表,他称高志航“是中华民族的英雄,为抗日牺牲的,为民族牺牲的。”1993年,92岁高龄的张学良提起这位老部下依然激动不已、感慨万千,他为这位东北同乡题词:“东北飞鹰、空军战魂。”以此追悼远去的“飞鹰”。

张学良题词:“东北飞鹰,空军战魂。”

飞鹰远去化长虹,战魂氤氲守碧空。岁月悠悠,八十载寒暑弹指一瞬,不管岁月如何流逝,人民永远忆英雄。

1999年,高志航曾就读过的三棵榆树镇中心小学改名为志航小学;2006年,高志航的家乡通化为其建设了衣冠冢;2015年,三峡大学“高志航路”上,高志航塑像落成,三峡原石托起铜铸的巍峨身躯,撑起了民族的不屈脊梁。

三峡大学西校区中高志航的铜像巍峨挺拔。

如今,歼-20、运-20、空警-2000、轰-6K等大国之翼守护着我国领空。我们空军飞行员的初心一如80年前的高志航,捍卫领空,至死不休。

责任编辑: 闫小芳